【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21)

  21
  
  穆霓凰最近多了个习惯,就是有事没事就拿手机出来看看,刷刷。查房回来洗完手,看一看。从手术室下来,又看一看。虽然电话短信微信都有提示音,但总是害怕仍然漏了什么。
  自从她的脚好了的这一个星期以来,见到梅长苏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每次都在手术室里匆匆一面,不是你加班就是我手术,鲜有私下见面的时间。果然,这就是传说中的,今天我夜班,明天你夜班,后天我加班,约会老地方是值班室。另一半也是同行,就是这种生活啊……
  啊呸,什么另一半啊?八字都没有一撇呢!
  可是想到接下来马上就要下乡帮扶,离开廊州整整一个月,心里竟是满满的不舍。
  
  
  自梅长苏接到通知到出发,才不到三天时间。期间不但有...

跟风做了几张“我们是谁?”苏凰党版,共勉!

无力吐槽,坑底躺平。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20)

  20
  
  穆霓凰脚上的伤并不严重,她后面两天正好轮休,又向主任多请了两天假,大概到上班那天,也就不碍事了。
  几天休息在家,不能四处活动,正好可以睡到自然醒,看书,写论文,听音乐,上网发呆,饿了就做点东西吃,累了就再睡一觉。至于食材,让谢绮或者景琰下班时顺路给她带点就好了。完美!
  
  然而,醒醒吧,想想就好了。
  
  本想睡个懒觉的她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梅长苏的电话吵醒。一打开大门,他就提着早餐进来了,还带了一支拐杖,说是昨晚回去医院,从骨科借过来的,就算只在家里走动也得扶着,安全些。
  两人一块儿吃了早餐,梅长苏便上班去了。穆霓凰看了会儿书,又听了一下音乐,早起的倦意就已袭来。可是蜷进被...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19)

  19
  
  就在梅长苏第一次成功邀约了霓凰的第二天,微博上就出现了一条正能量满满的消息,正是昨天他们在市中心广场上抢救路人时被围观群众拍下的照片和视频。拍摄者的角度选得不太好,两人的脸都没有拍清楚,但他们同事和熟人也是一眼就能认出的。
  对于一般人来说,关注点可能在于,那人最后救回来了没有?又或者是,满满的正能量啊,点赞加转发。
  但对于认识他们的人来说,则是:他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当谢绮拿着手机笑嘻嘻地矗在办公室门口时,穆霓凰只能老实交代:“一块儿吃饭而已,还没到那个关系。”
  
  这条消息在网上持续了两天便慢慢冷了下来,毕竟大多情况下,人们对正面消息的关注度总是比较低。但是,对...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18)

  18
  
  秦般若父亲住院期间的这场小风波总算过去,两天后他也按计划顺利出院。事后蔺晨跟梅长苏说起这事,梅长苏道:“你还真能忍,如果是我,谁敢欺负我的霓凰,我让他躺骨科投诉去。”
  “你这话怎么跟言主任说得一模一样?还你的霓凰呢,人家穆医生什么时候是你的了?哦,对了,萧景琰的脸好了没有?穆医生知不知道你把她的发小打了?”
  若不是手边上的书每一本都跟砖头一般厚,他还真想抄起一本甩他脸上去。
  
  梅长苏最近确实是挺忙,除了上班以外,还因为院内篮球赛在即,下班还得和外科的队友们一起练球,根本就没什么时间去约霓凰。
  院里的队伍分得不多,赢了两场直接就了到半决赛。半决赛安排在下午,每个科室都尽...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17)

  17
  
  秦般若的额头确实只是皮外伤,肿了个小包,破了点皮,并无大碍。蔺晨给她消毒了伤口,包好了纱布,又重新给她查看了身上有没有摔着。整个过程秦般若一声不吭,到最后蔺晨笑着要掀她裙子检查膝盖时,她才一巴掌甩到他手背上,“摸什么摸?都说没事了。”
  蔺晨作出夸张的吃痛表情,“终于恢复正常了,我还以为你摔坏脑袋了呢。”
  “你还有心情说笑?刚才逞什么英雄?那人就是个不讲理的,万一他真的去投诉你怎么办?”
  蔺晨却不以为然,“万一医院把我开除了,我无以为生,秦老板你就包养了我吧,我保证每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欲仙欲死……”
  “开够玩笑了吗?我是认真跟你说的,你以为你一个博士毕业很吃香?现在的大...

P图小渣手又来了,还是现代AU文的图,选两张笑得甜蜜蜜的,可以脑补夜班空闲时间在发信息的两人~~

可惜缺了苏兄性感的下巴,头顶可以补一块,下巴真心补不了了……

第三张的背景是美化了的神经细胞。

给更新中的苏凰现代AU文做了几张图,水平渣渣只会用美图秀秀。

像素不同白大褂款式不同色系不同也要谈恋爱哈哈!

人物一样就是背景不同了,个人比较喜欢第三张,但貌似第一二张的色调更好。

至于第四张,是最开始做的,做完吓了一跳,简直就是苏兄又英年早逝霓凰又要怀念他的即视感……所以没办法,只好想办法把苏兄脑袋拼完整来抠图……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16)

  16
  
  那天,萧景琰加了一小会儿班,回到家中刚好七点。看见餐桌上摆满了好菜,刚开始以为家里来客人了,但瞧了瞧,明明就他们四人,再想想,也并不是谁的生日。
  妹妹王宁宁看出了他的心思:“哥,不用猜了,妈妈今天不知为啥心情特别好,一个劲儿地买一个劲儿地做。烤箱里还烤着榛子酥呢,你有口福了。”
  这时,林静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盘刚烤好的糕点,萧景琰高兴地上前,“妈,又做榛子酥了?”说着伸手就往盘子里取点心。
  林静侧身一躲,“还烫着呢!这么猴急干嘛?都快三十岁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
  “好好好,先不吃,我给您端。”萧景琰便接过林静手中的盘子,放到另一侧的桌子上,又问道,“今天什么事那么高兴?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15)

  15
  
         (敏感词搞死人,对半检测法真有用)
——————

  虽然一大早收到了玫瑰,心情愉悦,但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去欣赏。穆霓凰查房过后就上了手术室,做完上午的手术已经是中午一点多,匆匆吃了午饭,又往门诊赶去。
  
  廊州医科大学第一附院的门诊部每天的病患都很多,两点半准时来到诊室时,电脑里已经显示有接近二十人候诊。她按下叫号键后,进来的是一对年轻男女,她一看那女子就觉得有些面熟,再看了看电脑病历记录,这不正是上周才来过门诊的患者么?
  “你好,穆医生。”那女子把病历本放到了她面前,“我一个星...

© 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