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09)

  09
  
  梅长苏告别了萧景琰之后,就继续往卫峥举办婚礼的酒店走去。虽然刚才萧景琰毫不客气地回了他一拳,但他的心情依然好得不得了,想起她的笑容,想到自己还有追求她的机会,走起路来也不禁面带微笑脚下生风,恨不得现在就马上回去廊州。
  来到酒店,为他引路的咨客先是一愣,然后才把他带到了酒店大楼后面的露天婚礼会场。
  场地一片绿草如茵,一座座罗马柱式的花柱,一道道玫瑰装点而成的花拱一直引向设在远处正中央的婚礼舞台。
  梅长苏忽然觉得是不是萧景琰打得太重,还是太过于思念她,居然出现幻视了。在前方以白色蕾丝和粉玫瑰装饰成的签到台一侧的女子,不正是穆霓凰吗?
  她半挽着一头微卷的长发,妆容清新淡雅,和...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08)

  08
  
  时间就这么静静地流淌着。
  这段时间,科里的工作不算太忙,但梅长苏仍是一半以上的时间都住在医院里。闲暇的时间多了,人就容易胡思乱想,反正男值班室就只有他一个人在用,干脆就把笔记本电脑也带了过来,有空就开始准备一下课题资料。
  纪主任见他总泡在医院,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年轻人啊,勤奋工作学习是好事,但也得享受享受生活,有空就跟女朋友晒晒月光,压压马路,听听音乐。还没轮到你当住院总呢就那么积极天天住医院里去。”
  而蔺晨则直接道:“失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总是一言不合就学习,房租交了一个月却只住半个月,亏大了!而且,严格来说,你这次还不算失恋,因为根本就没开始过。”
  梅长苏...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07)

  07
  
  梅长苏以前从来不相信“注定”这回事。
  记得那年蔺晨遇见了秦般若,他说觉得她就是自己命中注定之人,而梅长苏却说,你只是多巴胺分泌过量而已。
  
  而如今,他确信了。
  身侧的座位空空如也,本以为,今夜的旋律只有自己一人聆听。大提琴的低沉婉转环绕着整个室内乐乐厅,他微微一侧首,那张熟悉的脸蓦然落入了他的视线,就如琴弓落在G弦上的颤音一样,回响于整个心房。
  原来这就是注定。
  
  她就坐在他前面三排,靠近右侧的位置。从他的角度望过去,正好是她侧面。
  下半场开始,第二和第一小提琴相继响起,以不同的音调交织着同一不断回旋的旋律。
  他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在不断重复、追逐的旋律之中,他...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06)

  06
  
  梅长苏几乎是逃走一般地离开。他浑浑噩噩地按下了电梯,走出了大楼,走在小区的林荫小路上。直至经过喷水池边,微风带着阵阵水雾拂面而过,脸上冰凉的触感才让他清醒了几分。
  天上月朗星稀,皎洁的月色伴着昏黄的路灯倾泻而下,分外刺眼。
  他坐在池边上,刚才所发生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中回放着。
  他们共处一室,他为她下厨,她撒娇似的地催促着他……自己站在一旁,显然一个多余的外人。
  原来她早就有恋人了,是她的青梅竹马。他真的很妒忌萧景琰,可以在很久很久以前就与她相识,可以和她一起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陪伴着她,看着她长大,或许,还会和她携手一生。
  人真的很奇怪,他和她,明明才见过两次面,说了...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05)

  05
  
  虽然已经买了音乐会的门票,但梅长苏根本就没有时间前去邀约。一连几天的手术都排的满满的,又恰逢月初,实习医生轮科换班的时候,手下的实习生都得重新教一遍。
  本来,在电话里,或者发个微信邀约也是可以的。但毕竟严格来说他和穆霓凰只见过一次面,自然是当面邀约比较有诚意。
  这日下午并没有手术安排,梅长苏把所有的在院和出院病历都完成时,早已过了下班时间。
  他看了看手机,已经六点多了,她下班了吗?如果不在科室,只能直接上门了。
  正在此时,对面的办公桌传来了手机铃声,是同样正在加班的秦小新。
  “喂……还没呢,至少还得十五分钟……等会儿我还不能直接回来,我借了神外穆医生的那几本外文书,答...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04)

  04
  
  晚饭过后,穆霓凰带着柳知远回到家时已经九点。
  “客房和浴室在这边,你累了一天了,赶快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谢谢霓凰姐姐。”柳知远环视着霓凰的家,感叹道,“霓凰姐姐你这儿环境真好,你真厉害,能买到环境这么好的小区房子。”
  “哪里是厉害,我这是运气好。原本这房子是康复科一位医生的,去年他们家移民到国外去,要把这房子卖了,爸妈觉得价格很公道,就帮我给了首付,我自己负责月供。如果不是父母帮忙,像我们这行,怎么可能出来工作两年就能买得起房子。”
  “所以啊,我特别羡慕霓凰姐姐您,有喜欢的工作,有自己的房子,距离父母家又不远,真幸福。”柳知远轻轻一叹,“我也好想快点毕业。”
  霓...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03)

  03
  
  自从那天秦般若杀进蔺晨的老巢,梅长苏本以为他近几日都不会有时间帮忙的了。然而,就在他拜托蔺晨的第三天后,就收到蔺晨的短信:
  “已查。请客。边吃边说。”
  梅长苏不得不再次感慨,此人若不从医,去当个情报贩子绝对是业界精英。
  
  麻辣香锅的香气在两人中间腾腾而起,等到蔺晨干完一顿,打了个饱嗝,梅长苏终于忍不住问道:“吃饱了吧?有力气了吧?可以说了吗?”
  “急什么啊?话说回来,那天你把我出卖了,都还没跟你算账呢。”
  梅长苏哼了一声,轻笑道:“我前脚出门你俩后脚就干柴烈火烧起来了,不是该感谢我吗?”
  “行了行了,说回你的事。昨天我特意借机去了神外一趟,看到那位穆医生了。”蔺晨...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02)

  02
  
  “对了,小绮。”穆霓凰靠在椅背上,伸了伸懒腰,“刚才在急诊科,我见到传说中的妇科科花了。”
  “长得怎么样?”谢绮一听,马上转身过来问道。
  穆霓凰托着腮,煞是认真地想了想,道出了两个字:
  “很帅。”
  
  听到穆霓凰的评价,谢绮一脸惊讶。
  “我的天啊霓凰,连你都夸帅,那得多么惊为天人啊?”
  “没那么夸张。”穆霓凰一笑,“嗯,也许用帅这个字不太合适。”
  “那得怎么说?”
  “在我心目中,精灵王瑟兰迪尔,那才叫一个惊为天人。”
  “姐,现实点,都跨越物种了。”
  “现实点吧,我的导师云老师,他做手术时的样子,运筹帷幄自信满满,那叫帅。还有我的好朋友冬姐,之前跟你说过的,当...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01)

  01
  
  早晨的廊州市阳光明媚,虽然已是盛夏,微风之中依然带着几分恰意的清凉。工作日的早晨,江边长堤的公园几乎只有打着太极,遛着小狗的老人。
  此时,一个穿着浅色运动服,高大颀长的身影沿着江边跑过,强健轻快的步伐带着年轻人独有的朝气。
  跑了两个来回,他逐渐放慢了脚步,正在这时,手机的铃声响起。他边用毛巾擦着汗,边按下了接听键。
  “蔺晨,怎么这么早?”
  “喂,梅长苏,我刚刚收到一附院的录用通知。你呢?”话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刚才跑步的时候听到邮件提示了,还没看,大概就是了。”被称作梅长苏的男子答道。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自信。”
  “我觉得他们没有不聘用我的理由。”
  “跟...

【苏凰现代AU】Hippocampal Memory(前言)

  大家好,又是我啊。
  虽然还有一个巨坑没填(好吧我承认,一直没想好苏凰相认方式,卡文了),但是最近跳着看完了外科,又开了新脑洞。以前我是很少看苏凰现代AU文,甚至觉得现代文就应该虐才可以打来世必践的脸(什么鬼理论),但是现在又觉得,这辈子好好过也是挺好的,嗯,我就是这么不坚定。
  于是,此脑洞是一篇苏凰现代AU医生背景文。以下是食用前说明,咳咳。
  1、主cp苏凰,其他cp有蔺若,琰柳,不腐。
  2、人物年龄设定是28-29岁左右。在医疗领域,等级制度严格,经验和年资永远都是真理,不管多有水平天赋,这个年龄在大医院都只能算萌新一只。所以,咱们苏兄这回不走杰克苏路线。
  3、虽然是医生背景文...

© nana | Powered by LOFTER